History[訪談] 甄選第一回合太緊張,動作都記錯了……可是還是成功被簽約了! - 德國不來梅哈芬舞團,台灣舞者 翁銘鴻 | 亞洲舞蹈選拔

24 Aug 2020
View counts 978


翁銘鴻在2019年的《亞洲舞蹈選拔》成功入選德國不來梅哈芬舞團。




- Dance Planner: 銘鴻你好!在《亞洲舞蹈選拔》(ADA) 入選之後已經過了一年啦~最近過得怎麼樣?

銘鴻:哈咯~我在2019年加入了不來梅哈芬舞團,開始在德國活動,目前暑假中~ 8月中旬暑假結束,所以目前還在台灣。



- 當初你是如何得知我們的甄選?

之前在學校就已經從朋友們和老師們那裡聽說了舞團甄選的消息,當時聽說在韓國辦大型的甄選活動,而且那麼靠近台灣,我就決定參加了。

在台灣,目前還沒有這種大型的甄選活動,台灣舞者沒有被看見的機會。



- 在參加ADA之前,有參加過其他甄選嗎?

我之前有參加台灣舞團的甄選。可是我覺得最不一樣的地方是在ADA,只要參加一次就能為好幾個不同的舞團甄選。

ADA 邀請了很多世界各國不同舞團的藝術總監直接在舞者前面進行甄選,我覺得這可以最直接、最明確地了解到國外的舞團有怎麼樣的需求,還有自己缺乏什麼 。

(大部分的舞團甄選都不由藝術總監親自參與,而是由代理人/人事經理代辦。)





你覺得最有挑戰性/最印象深刻的環節是...?

對我來說最有挑戰性的就是第一個環節~

因為我芭蕾不是很好,可是第一環節就要上芭蕾課~

再加上那天可能太緊張,所以就一直做錯動作。

我還記得有一部分我把左右都顛倒了 😂


印象響深的部分……

我覺得是第二環節,自己表演小品的部分,

我記得當時主辦單位說小品沒有局限於芭蕾舞,所以我就自己準備了一首現代的小品。


結果整場看下來就發現 誒?!大家都是跳芭蕾的小品,或者是現代芭蕾,沒有像我一樣完全是現代舞的小品。(汗顏)

不過其實當下也沒有太過於緊張,因為可能是一個優勢~


因為當大家在蹲的時候你突然跳起來,你就會成為最顯眼的那一個。所以我就好好地把握這個優勢,

讓這次的旅程不要留下太大的遺憾,好好發揮,開開心心地把它跳完。

所以當下的感覺真的很不一樣,印象很深刻。


我想要跟所有舞者說:努力地去完成你現階段說看到的事物,然後用心用力地做。

因為不戰到最後一分一秒,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會成功。就算是用盡全力地失敗了,那也是另外一種成長。

所以不要害怕失敗,不要害怕困難,因為這都是使你成長最大的動力哦!



ADA的最終回合是小組甄選。但是參加的時候你覺得怎麼樣?

我覺得這個環節非常!非常重要~

因為這是可以直接體驗舞團風格的機會,也可以知道自己的身體到底適不適合。


我自己也沒有去過歐洲,只知道歐洲有很多舞團,各個風格也有所不同。

所以最終環節我覺得很重要,是因為我覺得可以事先了解這個舞團的風格,

還有藝術總監說強調的、喜歡的東西,也可以判斷自己跟這個舞團的匹配度。


參加了小組甄選,之後有舞團給你合約或者實習合約,才可以斟酌考量到底這裡適不適合我。

如果當下沒有小組環節,我也不會理解不來梅哈芬舞團的風格和要求。


所以當時拿到合約的時候我非常開心,因為我發現我也很喜歡這個舞團。




- 成功入團之後,你就去了德國生活。當時有感受到一些文化差異嗎?

我認為在歐洲,欣賞藝術演出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很多人會在休閒時間看表演,大家都很感興趣。

這種文化成為了藝術表演者們繼續創作,繼續表演的動力。


在台灣,成為全職舞者是一件很難的事,基本上不太常見。

因為觀眾人數很少,大部分也只是親朋戚友,或者是跟舞蹈、表演藝術界的相關人士。


目前在台灣,舞蹈界還在努力向大眾推廣表演藝術,讓更多人學會欣賞舞蹈表演。



- 其實這個問題也跟韓國的情況差不多。希望大家都有一天能達到目標吧。

來談點別的吧!目前在不來梅哈芬舞團的生活如何?滿意嗎?

非常滿意!在這裡只需要專注一件事情,那就是 - 跳舞!



 



- 聽說舞團團長也特別照顧你~能跟我們分享嗎?

可以啊!說到這個,我真的要好好讚賞我們的團長, Sergei Vanaev~ 👍


我第一次從台灣來到德國時,真的好多東西要處理,尤其在德國是很注重文件、准證之類的,

我還要安排住宿和簽證,當下對我來說真的很難。

團長常常排練結束之後,親自載我去不同的地方,手把手教我處理這些事情,也常常告訴我有問題需要幫忙可以隨時告訴他。

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來到異國他鄉有人照顧,真的很感動。🥺



- 關於舞團生活,還有什麼有趣的故事想跟大家分享嗎?

有啊!我記得這個剛入團不久之後的事。

有一次我的同事突然請了病假,所以表演開始前幾分鐘,我才收到要上台的消息。😂


結果那就成了我以不來梅哈芬舞團身份的第一次表演,當時真的很緊張又很興奮,是一次難忘的經驗。





- 暑假之前,你參加了這次的新作品《FEUERWERKSMUSIK》。你覺得怎麼樣?

這次的新作品FEUERWERKSMUSIK是一個跟水有關的作品。

這也是我第一次在整個舞台都是水的場地跳舞,

如果力量用得太多地板就會很滑,用的太少動作就會變小了。


我記得當時排練的時候,我們的注重於找到力量的平衡點。

還有就是,當時剛開始排這個作品的時候德國天氣很冷,然後用的是冷水,第一次排練回家之後就打噴嚏了(哈哈)。

之後他們就換了溫水。總結來說,這次的經驗真的很特別。



- 對今年想參加ADA的舞者們,有什麼建議嗎?

不要緊張!x3 (重要的話說三遍)

真的不要緊張~


因為越緊張只會讓讓自己的身體沒有辦法發揮出來平時的實力。

不要奢求自己可以在一日之間腎上腺素爆發的狀態下可以跳得超高或者筋超開,

你應該要想想自己的優勢在哪裡,如何把自己的優勢最大化,讓別人看見你!



謝謝你的意見!我相信大家都會參考的。

這次訪談真的太謝謝你了~辛苦了~

不久之後你就要回德國啦。這幾天記得多吃點台灣食物。

我們會在這裡繼續支持你哦!

謝謝 ~ ☺️! 


最後,讓我們一起欣賞不來梅哈芬舞團 19/20季的新作品《FEUERWERKSMUSIK》。


FEUERWERKSMUSIK (Trailer) Premiere on 29th February 2020 Stadttheater Bremerhaven 

Sergei Vanaev - Choreography and Stage. 

Wen-Hua Chang - Assistant. 

Musik:  Händel and Pursell 

Dancers: Alicia Navas Otero, Ting-Yu Tsai,  Lidia Melnikova, Rena Somehara, Anna Manetti, Volodymyr Fomenko, Ilario Frigione, Stefano Neri, Tanaka Lionel Roki, Ming-Hung Weng 



아시아 댄스 오디션-컨템포러리 더 알아보기


오디션 지원하기